当前位置: 主页 > 分集剧情 > 《谈判官》电视剧黄子韬扮演什么角色?大结局如何?内容

《谈判官》电视剧黄子韬扮演什么角色?大结局如何?

2017-07-15 09:33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次阅读
号称由《翻译官》的原班人马打造的《谈判官》将于6月15日播出,而男主角也由之前的黄轩变成了现在的黄子韬,虽然表面上是《翻译官》的续集,但是实则和《翻译官》没有一毛钱关系,完全是一个新的故事,而黄子韬在这部剧里要和杨幂一起共进退最后走到一起,想想两人在谈判桌上互怼的画面,小编突然觉得这部剧有点悬。
 
怎么说呢?先来看看《谈判官》的剧情吧;童薇凭借扎实的专业功底和胆大心细的谈判风格,在商务谈判桌上无往而不利,是中美经贸协会中最年轻耀眼的谈判专家。一次商业并购项目让她结识了谢晓飞。谢家是美国社会隐秘而富裕的华人世家,谢晓飞是家族的唯一继承人。
 
 
从小在美国长大的谢晓飞心高气傲,因理想得不到父亲和家族的支持,所以在谈判中频频和童薇作对。但随着交往的深入,两人逐渐从互不认同到彼此欣赏,最终情定谈判桌。此时谢父遭遇背叛,谢晓飞尝遍人情冷暖。童薇挺身而出,用自己的谈判专长替谢家拿下重要项目,谢家最终收回股份。
 
7dd98d1001e93901a9b9539672ec54e737d196db.jpg
 
此时,童薇发现当年父母的离世竟与谢家有关,她和谢晓飞因上代人的恩怨最终分道扬镳。多年后重逢,两个曾经相爱的人却要在谈判桌上兵戎相见。童薇和谢晓飞在相爱相虐中确定了彼此的爱,谢晓飞也感慨中国之繁盛,说服家族将业务重心移回中国。
 
“去归去,先把衣服先换好,你还光着腚呢!”黑好心提醒。
 
 
  闻言,狂刀面红耳赤,赶紧又取出来一条裤子穿上。
 
  另一边,眼见此地管理的魔修已悉数不在,先前出声提醒狂刀,地中海魔修高层所在位置的黑发青年,领着黑压压一片矿奴向狂刀走来。
 
  下一秒,黑发青年单膝跪地右拳贴胸,面向狂刀道:“多谢狂刀大人前来拯救我们!”
 
  他的动作表示愿意臣服在狂刀之下为奴为仆。
 
  见状,所有的矿奴尽皆“噗通”跪倒在地。
 
  一旁,狂刀整理好衣衫,第一时间却未搭理他们,而是转身扶起地上,那已被高温融成了一大根金属巨棒的枪刃,脸上写满了心疼。
 
  “他咩的!这把五阶枪刃的灵能聚阵全被熔坏了,需要复原的部分占了十之八九,这趟买卖真是亏大了!”见到这一幕,黑懊恼道。
 
  闻言,狂刀脸色也是黑得可怕,五阶枪刃的修理费用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但吃饭用的家伙,不修显然不可能。
 
  见狂刀不语,脸色突然黑得可怕,周遭所有矿奴顿时噤若寒蝉。
 
  “你该感谢自己的勇气,为你和你的族群求得了生存的资格。”狂刀望向黑发青年淡淡道。
 
  话一说完,狂刀从金属圆环中取出一枚椭圆形状的飞行器的钥匙丢给黑发青年,并暗中传声道:“飞行器上有我故乡的坐标,上了飞行器打开自动导航,选择默认的目的地即可。只要到了我出生的星域,你们便安全了!”
 
  而狂刀之前的话没有刻意压低声音,以至于周遭很多矿奴都听到了。
 
  顷刻间,矿奴中起了巨大波澜。
 
  狂刀表达的意思很清楚,他只打算营救黑发青年的族群。
 
  “难道你不打算带我们一起离开?”闻言,一名满脸褶子的老矿奴迫切追问道,事关自己的老命,让他淡定不起来。
 
  与此同时,除开黑发青年族群的其他所有矿奴,望向狂刀的表情尽皆凝重,等待着对方的答复。
 
  “我不会救连自救勇气都失去了的废物!”
 
  瞬间,狂刀冰冷的话语犹如一根尖刺,深深刺入这些矿奴内心最敏感的部位。
 
  与此同时,黑发青年领着同种族之人,数量约莫四五百,与狂刀点头示意后便向着升降机径直而去。
 
  “你这个石头心肠的家伙!难道要眼睁睁看着我们这么多人去死么?你既然是救人而来,我们就不是人么?”
 
  “是啊!为什么救人还要区分开来,你这样眼睁睁看着我们去死,跟那些奴役我们的畜生有何区别?”
 
  “就是!……”
 
  ……
 
  后方,黑压压一片数目上万的矿奴,眼见黑发青年一行人扬长而去顿时急红了眼,甚至一名矿奴抱着豁出去的心态破口大骂,此言一出更有多名矿奴接连出声附和。
 
  闻言,狂刀却未出一言一语辩驳,只是静静注视着眼前这些在他心中如行尸般的存在,眼神更冷。
 
  开玩笑!他又不是这些人的父母,更不觉得自己是那种什么人都会去救,被那些有求之人捧成“大英雄”,实则只是伪善的蠢人。
 
  此行他为任务而来,营救黑发青年的族群,单纯是被对方拼出性命也要争取自由的勇气打动。
 
  相反,对于眼前这些只会苟且偷生,却不知生存有何意义,连刀架到脖子上都不敢反抗的废物,有一种打心底的厌恶,此刻听到这些恬不知耻,道德绑架的话语,更是眸子一闭闭口不语,直接将他们当成了空气。
 
  另一边,有一股矿奴数量过千,个个神色不善,应是同一个族群。
 
  眼见狂刀对他们的生死毫不在乎,一番眼神交汇之后,竟黑压压一片走上前来,看样子是想绕过他,向前方黑发青年的族群追去。
 
  形式再明显不过,这些人仗着人多,应要去强行抢夺黑发青年才到手的飞行器。
 
  一旁,其他矿奴见这些人有了动作,下意识也骚动了起来,紧紧跟随而上。
 
  虽然他们明知道一艘飞行器不可能把所有矿奴都载走,但留在这无疑等死,相较而言他们宁愿去拼一拼,毕竟面对黑发青年的族群,可比面对那些凶恶的魔修来得容易得多。
 
  甚至,很有一部分心怀恶毒的矿奴族群,自知不可能逃出生天,竟生出了大不了把飞行器毁掉,拉所有矿奴一起陪葬的恶念。
 
  这是何等讽刺?
 
  此前狂刀拿命跟那些魔修拼,只有黑发青年敢出声相助,反观眼前这些人,哪怕明知狂刀有几分胜面,也不敢冒一丝一毫险来赌,如今眼见生机渺茫,竟无耻到要去断别人生路。
 
  世间,最丑恶是人心!
 
  但就在这些各怀鬼胎的矿奴涌到狂刀近前之时。
 
  蓦地,狂刀双眼猛然一睁,眼神霎时变得异常凶狂!一双冰冷紫色眸子中杀机毕露,无形间散出一股浓郁无比,从无数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戾气,犹如看着一地尸体般,冷冷凝视着眼前这些矿奴。
 
  狂刀此番动作,顿时吓得前方打头阵的那群老矿奴心头一凉,接连倒退。
 
  这些人连反抗魔修的勇气都没,要去拦黑发青年的族群无非仗着人多,说到底借着那股子欺软怕硬的恶念,哪敢正面与狂刀起冲突?
 
  “心志已残者,果然是无药可救!”狂刀语中含怒,声音如春雷般炸响在前面每一名矿奴耳中。
 
  常年独行这弱肉强食的凉薄世间,他对人心看得无比透彻,自然知晓这些矿奴的各种心思。
 
  话甫落,他右拳一捏,其指骨间关节爆响,手臂上血气汇聚,整个臂膀瞬间涨大到水桶般粗细。
 
  霎时间,其拳端灵息引动,嗡鸣不休,四周炽热空气中夹杂着的零散灵气,顿如长鲸吸水般被牵引而来。
 
  下一秒,狂刀左手提半熔的枪刃立地一杵,挺立众矿奴之前,一头黑发失了绑成马尾的扎带,随灵流四散而扬,一双厉眼早已杀意毕露,狂若凶神!
 
  还未等这些矿奴反应过来,伴随一声闷响,狂刀“砰!…”地一拳贯地,硬生生将整片坚如钢铁的矿岩地表砸出一条巨大沟壑。
 
  瞬间,众目睽睽之下,这条沟壑的裂缝在一阵“咔咔”声中越裂越大,眨眼间便成了一条长数百米、宽数十米,深不见底的巨大鸿沟,沟壑深处直达地底岩浆层。
 
  一时间,无数岩浆倒灌翻涌而起,填满了整个沟壑形成一汪赤红炎池,狂刀挺立炎池另一头与这些矿奴瑶瑶对视,眼神中早已恢复无喜无悲的平静状态。
 
  “你这样做不觉得太过分了么?不救我们就罢了,还要落井下石,你简直不是人!……”
 
  “你这个恶毒的家伙,你不得好死!……”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