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分集剧情 > 《谈判官》电视剧杨幂再度霸屏,最年轻耀眼的谈判专家内容

《谈判官》电视剧杨幂再度霸屏,最年轻耀眼的谈判专家

2017-07-23 11:08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次阅读
电视剧《谈判官》全剧杀青,其中杨幂饰童薇,黄子韬饰谢晓飞。该剧讲述了高级谈判官童薇与美国社会隐秘而富裕的华人世家继承人谢晓飞因缘相识相爱的情感故事。这也是杨幂黄子韬继电影版《何以笙箫默》和《真正男子汉2》之后的第三次合作“文长拙笔,士元兄长见字如面。点兵之事已经完备,待出发之日即可启程。我听闻兄数日以来未曾过问政事,只是有一事弟不得不提。尚书令法正近日招摇于市,跋扈异常。惩私仇者有三四之数,主公闻之问孔明先生,然此事仍是无疾而终。此人更进谏主公招刘璋亡兄遗孀为夫人,让我等旧臣无颜立于此地。可见此子何其可恶也!依我看来此人如今小人得志,莫要招惹才是。”,预计今年在湖南卫视播出。
 
法正脸上的笑容也暗了下来,接过平儿递上的茶水往桌子上重重一放抬头对南宫说,“先生既无暇多说,那孝直就直言。那日偶遇先生时某所说先生之识人非恭维之语。先生之侧有一美人儿,我得见之后朝思暮想不得安宁。故而今日来访,只为求先生能遂我心愿,慷慨许之于我。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该剧主要讲述了童薇凭借扎实的专业功底和胆大心细的谈判风格,在商务谈判桌上无往而不利,是中美经贸协会中最年轻耀眼的谈判专家。一次商业并购项目让她结识了谢晓飞。谢家是美国社会隐秘而富裕的华人世家,谢晓飞是家族的唯一继承人。从小在美国长大的谢晓飞心高气傲,因理想得不到父亲和家族的支持,所以在谈判中频频和童薇作对。但随着交往的深入,两人逐渐从互不认同到彼此欣赏,最终情定谈判桌。此时谢父遭遇背叛,谢晓飞尝遍人情冷暖。童薇挺身而出,用自己的谈判专长替谢家拿下重要项目,谢家最终收回股份。此时,童薇发现当年父母的离世竟与谢家有关,她和谢晓飞因上代人的恩怨最终分道扬镳。多年后重逢,两个曾经相爱的人却要在谈判桌上兵戎相见。童薇和谢晓飞在相爱相虐中确定了彼此的爱,谢晓飞也感慨中国之繁盛,说服家族将业务重心移回中国。
回到府内,南宫一个人在卧室闷着不说话。《谈判官电视剧》这段时间的他神经有些敏感,他对法正抱有一丝不满是因为法正之前在雒城席间的那一番话。

  《谈判官全集》那时的法正眼看自己在刘备军中有制策之能,他身为蜀中客臣竟顶着他人闲话来巴结自己,还旁敲侧击地让自己去劝解刘备不要撕破脸强攻CD。

  那时的法正嘴上离不开的全是入蜀之功,大义之名。如今大功既成,他法正落了个忠义两全的美名,更被刘备提为首功封赏,自然已是不需把南宫这等远封之人放在眼里了。

  南宫越想越气,心想这法正对自己的态度转变如此之快,想必后降的那蜀中诸人更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吧。

  就在叹气之时,平儿端着晚膳进了卧室。她把手上的东西放在桌上后示意其他婢女退出了卧室,然后转身向南宫走来。

  南宫右手托着头,侧靠在桌子上,刚才到嘴边的那口气叹了出来。平儿默默看着南宫的愁容,心知这先生多日之来的烦忧。她跪在桌旁,开始为南宫分食晚膳。这时月儿也掌着灯进了屋子,她目不斜视的走进来,放下了烛灯默默行礼离去。

  平儿几下分好晚膳,然后靠在南宫腿边一点一点喂食。南宫看着平儿,闪烁的烛光让平儿看起来也有几分愁云。

  南宫吃了几口,伸出右手抚着平儿的头,然后站起身将平儿端着的晚膳拿起来放到了桌子上。平儿也顺势站起身,南宫转过来后将她拥在怀中。

  少时,南宫开口,“平儿,我厌烦此地。”

  平儿紧紧地抱着南宫,双手抚摸着南宫的后背,对他说“先生要去哪平儿都愿意陪你去。”

  南宫抱平儿的双手松了开来,双眼直直地看着平儿。而平儿则轻轻吻上了南宫的嘴唇,然后缓缓将南宫带入软帐之中。

  当世名士,凤雏之名,本应是指点江山,倒转乾坤之人。

  可南宫不是那个庞统,他的内心只是一个普通人。平儿给了他一个温柔美好的归处,哪怕这是不真实的,也让他流连忘返。

  一番云雨过后,平儿倚着南宫的胸膛满面潮红伴着娇喘起伏。南宫拥着平儿问道,“平儿,不日我将奉命前去荆州。我欲知你所想,不知你可愿意随我?”

  平儿丝毫没有考虑就回答,“平儿当然愿意,月儿云儿也一定愿随先生远去。我三姐妹永不背弃先生。”

  南宫没有说话,只是默默闭上了双眼拥平儿入眠。

  自令下已有十日,南宫每日只在府中,也未曾与谁走动,魏延也是自那天看望之后再没来过。突然这天他派人送来书信,南宫接到后打开书信读了起来。

  

  南宫见信哭笑不得,这才在CD不过半月就已成此水火不容之势。要说这魏延确实心眼小了点,不过法正也是太不收敛。

  南宫转念想到其实自己如今也在局里,笑别人又有什么意义呢。他笑着摇了摇头将信放下,正要准备叫上平月云三人出门去逛逛,门外传来通报,有人求见。

  南宫起身仆人对他禀报,“大人,法正大人在门外求见。”南宫边走边回到“请孝直来正厅,我在那候他。”说罢南宫往正厅走去。

  正厅之内,南宫坐于大厅左侧,平儿站在他身边服侍。此时法正大大咧咧的从门口走进,边走边举起双手行礼,几步之外就大声喊道,“士元先生!法正今日不请自来,还请包涵啊!”

  南宫也起身客气道,“不想孝直拜访,未能远迎。”法正直接走到大厅右边坐在南宫对面,伸出手也示意南宫坐。南宫又坐了下来向法正问,“不知孝直今日来访,有何要事呀?”

  法正打着哈哈,笑嘻嘻的回“本无大事,多日不见先生,故来闲谈。”说完法正就看到平儿站在南宫身边,眼神便落在了平儿身上。

  南宫见状,颇有不快。

  法正又说道,“数日之前与先生偶遇于市间,先生似是身体有恙?”

  法正边说边示意平儿给他上茶,然后又转过头看着南宫。

  南宫不爽,对法正说,“我无疾,谢孝直关心。孝直若无要事还请先回。我还有军备之事,恕我无暇招待。”

  

  南宫听罢拍案而起,这法正实在过分!竟然上门来找南宫要人,平儿见此阵势也赶紧退回内厅。

  法正见状赶紧起身行礼,“孝直非横刀夺爱之人,所图之人只是府上婢女而已。还请先生许我一亲芳泽,他日法正定完璧奉还。”

  南宫听罢气得咬牙,这法正说得轻描淡写,似乎就像借一支笔一样轻松!这无所谓的口吻让南宫气不打一处来。他转身拂袖,对左右仆人大喊,“来人!送客!今后闭门,无论何人来访皆不见!”

  说罢南宫转身就走,左右仆人上前请法正离开。法正呆站在厅中,眼睁睁看着南宫甩开他走了,心想这庞统竟然为了一婢女与自己大发怒火,简直小气的不可理喻。于是也气得拍案而去。

  这法正上门闹得两人不欢而散。南宫气得三步化作两步往卧室走去,在床头拔出宝剑走进花园对着树木顽石一通乱砍。

  砍到直至剑身都崩裂,花园也一片狼藉才停下来。平儿带着月儿和云儿站在廊下看着南宫发狂,待南宫停下来后平儿才冲上前去抱住南宫的后背对他说,“我姐妹三人只是下贱婢女,不值得先生与孝直大人如此争执!平儿还请先生下令命我只身前往孝直大人处,只求先生顾忌同堂之宜,平儿不想坏先生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