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最新资讯 > 谈判官什么时候播出(上映),一周更新几集内容

谈判官什么时候播出(上映),一周更新几集

2017-07-15 09:40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次阅读
据名侦探赵五儿报道,杨幂黄子韬搭档的新戏《谈判官》眼下正在上海热拍,说来这画湖楼,可是帝都最有名气的青楼之地。是无数男人的天堂所在,只要你有钱,什么都好说,而且画湖楼里的姑娘个个貌美如花,琴棋书画,诗词歌赋,那是样样精通。尤其是那啥上的技艺,更是冠绝天下青楼。剧情中黄子韬猛撩杨幂要求goodbye kiss,杨幂用手指在黄子韬嘴上弹了一下,没想到黄子韬竟然还不满意,杨幂只好又转身亲了黄子韬一下,这场吻戏前前后后拍摄了5次,黄子韬显得有些娇羞。
该剧主要讲述了窦巧凭借扎实的专业功底和胆大心细的谈判风格,在商务谈判桌上无往而不利,是中美经贸协会中最年轻耀眼的谈判专家。一次商业并购项目让她结识了谢晓飞。谢家是美国社会隐秘而富裕的华人世家,谢晓飞是家族的唯一继承人。从小在美国长大的谢晓飞心高气傲,因理想得不到父亲和家族的支持,所以在谈判中频频和窦巧作对。但随着交往的深入,两人逐渐从互不认同到彼此欣赏,最终情定谈判桌。此时谢父遭遇背叛,谢晓飞尝遍人情冷暖。窦巧挺身而出,用自己的谈判专长替谢家拿下重要项目,谢家最终收回股份。此时,窦巧发现当年父母的离世竟与谢家有关,她和谢晓飞因上代人的恩怨最终分道扬镳。多年后重逢,两个曾经相爱的人却要在谈判桌上兵戎相见。窦巧和谢晓飞在相爱相虐中确定了彼此的爱,谢晓飞也感慨中国之繁盛,说服家族将业务重心移回中国。
近几日来,天气慢慢变得热了,许多人都在茶馆中喝茶,偶尔谈论着一些闲常的琐碎杂事,至于最受欢迎的一件事,谈论最多的,便是关于画湖楼的了。

  也不知是谁说了一句,众人,尤其是男人们不顾形象的直接向着茶馆门口跑去,连茶钱也顾不得付了,就一晃眼没影了。也有些妇人,倒是有教养,付了茶钱,然后急匆匆的寻找她们的丈夫去了。

  “兄弟,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你们都这么着急啊?”

  “快走啊,晚了就没地方了。”

  “什么事啊?这么急?”

  “你不知道吗?”

  “到底怎么了啊?小弟我一直被关在家里,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有我不知道的?”

  “唉,你这妻管严的毛病该改改了,这么下去,你还有一点自由吗?”

  “先别说这个事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画湖楼知道吧。”

  “废话,这还用你说,帝都的男人,可以不知道皇帝是谁,但是必须知道画湖楼是什么地方,哎,别废话,赶紧说。”

  “好好好,你别急啊,是这样的....”

  门口,刚刚走进来一个人,见到这种情形,不禁好奇,于是拉住身旁一个人问道。

  原来啊,这画湖楼的十年一届的花魁,将要在今日现身,难怪茶馆里这么多男人都急忙忙的赶去那里。

  

  每隔十年,画湖楼都会举行新的花魁选举,今年正好到了选举的时候。

  话说这画湖楼里的姑娘,别的暂且先不说,能在帝都开青楼,单单其楼中姑娘的容貌肯定不必多讲,自然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类,尤其是这花魁,当真是艳冠天下,风华绝代。

  传言,就连当朝宰相、将军一些大官们,也都悄悄去画湖楼,至于做了什么事,嘿嘿,想必大家都是懂得的,这里就不用多说了吧。

  至于今年这一届的花魁,传闻中好像还没有外人知道她的姿色,这对于众人来说,是一个想要探寻的秘密。

  “原来是这件事啊,难怪了。”这人说道。

  “行了,赶快走吧,去的晚了就没地了,真想近身看看今年这位花魁,如果能一亲芳泽,就更好了。”那人嘿嘿一笑,惹得旁边经过的几人一阵严重鄙视:就你那模样,还想一亲芳泽,真是白日做梦,更何况你还没睡着呢,就开始说梦话了。

  “和你说话,耽误了这么长时间,希望到时会有一个好的位子。”说完,这人就跑开了。不顾刚才那人的眼神,心下盘算着,等下要好好的抢个位子。

  这人没走多久,慕羽的身后就来了两人。

  “哼,男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除了羽哥哥。”慕挽雪哼了一声,连带着骂了所有的男人,当然除了她的羽哥哥,在她眼里,就连她的父亲也在此列,不然怎么会给她找这么多的娘,除了亲生母亲之外,还有大娘,二娘,三娘,等等,也难怪她会这么说了。

  “我说挽雪妹妹啊,你可不能这么说啊,怎么全天下就你的羽哥哥好,别的男人就不好了吗?”柳天歌吃醋的说道。

  “你还好意思说,你看看你那嘴角,口水都流出来了。”慕挽雪鄙视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身旁的这位,号称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风流公子,又看了一眼身边的羽哥哥,眼神里那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天上的那个,自然是慕羽了,地下的嘛,除了柳天歌,这里还有别的男人吗?

  “你,你...”柳天歌一时无言,看了看慕羽的表情,随即伸出右手食指,指着慕羽,对着慕挽雪说道:“你看看他这幅表情,简直比我还要不堪呢。”

  “是吗?”慕挽雪转过头,看着慕羽,俊秀的脸上,一丝淡淡的微笑挂在嘴角,柔和的目光此时也在与自己对视了一眼,瞬间慕挽雪觉得胸口里有一只兔子在跳,有些魂不守舍的说道:“羽哥哥那么才华胜人,吸引女孩子当然是正常的了。”

  “你..你..我...”柳天歌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不带这样的吧,就算情人眼里出西施,可你也不能这么颠倒黑白吧。

  虽然他比本公子英俊帅气了一点,诗词才华强了那么一点点,身材高了那么一点点,语气柔和了一点点(本公子怎么就觉得他是娘娘腔呢),眼神迷人了一点点,微笑好看那么一点点,之外,其它的还有什么比本公子强的?

  只不过,心底仔细琢磨了一下,好像,貌似,大概,也许,可能,没有什么是自己比得过他的了。

  唉,还真是悲哀啊。

  柳天歌心底不禁悲呼一声。

  “好了,你们两个别吵了,我们也去看看吧。”慕羽笑着说道,那一丝浅浅的笑意,让慕挽雪着迷了一下。

  “好吧,既然羽哥哥要去,我倒要看看那个什么花魁究竟美到什么程度,连我的羽哥哥也要被她迷住。”慕挽雪有些吃味的说着,这或许是天生的仇视吧。

  慕羽的目光一闪,柔和中带着一丝莫名的神色,眨眼即逝,即便连身边离他最近的慕挽雪也没有觉察到。或许,她此刻正处在某种强烈的对比中吧。

 

推荐阅读: